自家造稿 琢璞成玉——齐白石是这样作画的
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1-26 09:44   438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自家造稿——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画稿》

北京画院 编

广西美术出版社 出版


  北京画院珍藏的这批齐白石画稿,既有齐白石初学绘画时临摹他人的双钩画稿,也有远游期间对景写生的写生稿;既有凭印象和回忆所作的默写稿,也有为创作而反复推敲的草稿。这批鲜为人知的画稿,不仅揭示了白石老人作画是否打草稿之谜,而且为人们进一步认识齐白石的艺术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全书分为两册,上册分为三部分:传移模写、写生状物、默识心记,下册为自家造稿。“自家造稿”部分最为丰富,体现了齐白石反复推敲修改的创作的过程,使我们今天仍能探寻到他艺术发展的轨迹与规律。

·

·

少时粉本老犹存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画稿研究

吕 晓

  临摹写生,无论是现场记录或是凭目识心记,都是从前人与自然中取法的途径,最能体现一位画家创造力的,还是看其自家的创作。因此,齐白石的自创画稿便显得尤为珍贵。在北京画院珍藏的画稿中,可以归为“自家造稿”的最多,其跨度从四十多岁远游期间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人生与艺术的最后辉煌,从这些画稿与正式作品的对比中,可以看出齐白石由学习前人到自我创造,以及创作过程中反复推敲和不断修改的过程。

  最早的一批自家造稿大概是1905年远游到桂林时为友人作画的造稿,其中一幅表现一文士背手立于江边巨石之上,遥望一帆船消失于天际,表达挚友相送之情。题款曰:“客桂林为郭五造稿,又为汪颂年画册。”可能同时为好友郭人漳和汪颂年作过此画。一幅表现一文士立于悬崖边眺望对面山峰倒垂的古松。两画的山石的皴法都接近石涛,和后来他仿石涛的山水册页和《借山图》卷之六的皴法极类似。另一幅构图极简洁,仅在右下角用寥寥数笔画竹林林梢,左上角画隐灭在云雾中的两片帆影和刚刚升起的太阳,中间空无一物,与他1910年左右创作的《借山图》一些构图非常接近,显示出他自己的思考与创造。

  禽鸟类的画稿中有不少是为了某种禽鸟的一个动态的研究,创作时添画背景,如《回首公鸡稿》与《葡萄公鸡》,《公鸡侧面稿》与《画公鸡存稿》便有明显的对应关系。画稿上标出的修改意见大多在正式稿中进行了改进。一些特殊题材或是构图比较复杂的作品,创作前他会用炭条和墨笔打一个草稿,比如他为好友关蔚山创作的《白梅喜鹊图》,四只喜鹊停憩于白梅树上,两两对望,动态组合变化较多,老人在正式提笔作画前充分酝酿推敲了一番,喜鹊的大体动态经过充分的设计安排,梅枝的穿插变化也用炭条初步做了规划,正式绘制时便真正成竹在胸了。一些不太好表现的角度,他会事先作稿试作。比如齐白石画过一幅《双栖图》,绘两只乌鸦栖于松干之上。正面的禽类是极难表现的,为了求得一正一侧的变化组合,齐白石在绘制之前特意对正面的乌鸦做了一个练习,画了一幅《白颈鸦正面稿》。

  人物画稿是“自家造稿”中最多的(当然有些画稿很难确定是来自临摹还是自创,都归入了这部分),也是齐白石用心最多,最有趣味的部分。

  《钟馗搔背图》是齐白石晚年常画的题材,搔背题材见于他早年临八大的人物画稿,从老人自搔背演变为钟馗自搔背,再到小鬼为钟馗搔背,则是他本人的创造,加上题跋,借此来讽刺那些搔不到别人痒处的隔靴搔痒。北京画院珍藏有一件《钟馗搔背稿》(图1),上面充满了各种修改的痕迹和密密麻麻的批注。


图1.钟馗搔背稿.47 cm×30.5 cm.1926年.北京画院藏


  后来,齐白石反复画这一题材,北京画院珍藏的两件,其中一幅言“书丙寅诗题钟馗搔背图第五回也”,可见他不止画了两件。这两件《钟馗搔背图》(图2、3)尺幅虽不同,但明显都从1926年的画稿中得来,只是石头的样式与画稿略有出入。1936年为王缵绪再画《钟馗搔背图》时,石头与画稿极类似,但钟馗的形象增加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面露惬意,不知此次小鬼是不是已搔到了痒处,此外还改了题跋:“者(这)里也不是,那里也不四(是),纵有麻姑爪,焉知着何处。各自有皮肤,那(哪)能入我肠肚。”其意义与前诗仍相同。


图2(左).钟馗搔背图.132 cm×37.5 cm.1926年.北京画院藏

图3(右).钟馗搔背图.89 cm×47 cm.1926年.北京画院藏


  在人物画中,齐白石还特别喜欢画铁拐李,曾为厂肆画过多幅,都是蓬头垢面,怀抱酒葫芦的形象,他曾反复琢磨尝试过不同的造型。现存最早的一幅画稿作于1927年正月二十四。他为街邻作画后,觉得“其稿甚工雅”便“随手取包书之纸钩存之也”。这幅铁拐李身裹斗篷,下穿短裤,足踏草鞋,肩背葫芦,手拄铁拐,一边步履蹒跚地佝偻着向前,一边转头回望观者,散乱的发须更刻画出他的落魄。(图4)


图4.铁拐李.133.5 cm×33.5 cm.北京画院藏


  同样构图的作品在北京画院收藏了一件,虽无年款,但明显来源这件画稿,而铁拐李已经非常生动了。(图5)


图5.铁拐李.91.5 cm×51.5 cm.1927年.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不断探索新的构图,之后又画了四款铁拐李,现存后三款。这三款铁拐李面貌与前幅仍十分相似,都身着斗篷,但动态完全不同。其中,第二款铁拐李足穿草鞋,盘腿而坐,转头右望。斗篷上书“身宜短二寸余”,最初斗篷画得过窄,他又用淡墨重画一两条轮廓,并批注“淡笔好”。经过这样修改后的稿子当时的创作稿虽未见,但中国美术馆藏有一件作于1944年的《铁拐李》明显采用了这件画稿,人物的方向虽做了镜像的处理,但画稿上的批注在作品中都得以实现,身体缩短、斗篷加宽后人物显得更为壮硕敦厚。眼神也稍作调整,斜眼向上,更显诙谐。(图6、7)


图6(左).为厂肆画窗人物稿之二.70 cm×46.5 cm.1927年.北京画院藏

图7(右).铁拐李.85.3 cm×47.4 cm.1944年.中国美术馆藏


  第三款铁拐李赤足盘腿,虽仍转头右望,但上身不再直立,而是向左倾,眼神稍向右上方斜望,更增加了动感。这一款批注更多,比如头部注明“宜移前,依此一笔”,因为头部向前,对衣纹也做了相应的调整,均向前移,特加圆圈进行标注。但对一些修改意见,他自己前后观点也不一致,反复涂改,显出他不断推敲的过程。最初他觉得肩及豚(臀)“宜缩短二寸”,后来细看之不缩短亦可。正想把最初批注涂掉,又觉得还是缩短为好,便把“细看之不缩短亦可”涂掉。但很快又觉得没必要缩短,于是又在左侧题上“不缩短亦可”。但他对“宜缩短二寸”的想法一直不愿轻易否定,所以最后还是决定把“不缩短亦可”涂掉,把最初的意见保留下来,并加圈强调,终于定稿,真是用心良苦,难怪他自己也忍不住在画上题写“此稿用心颇苦”。(图8、9)


图8(左).为厂肆画窗人物稿之三.69 cm×44 cm.1927年.北京画院藏

图9(右).铁拐李.103 cm×46.8 cm.中国展览交流中心藏


  “自家造稿”部分画稿中也有部分双钩画稿,而且是晚年的作品,这明显不是勾临别人的画稿,很可能是自己创作后留下的。如北京画院收藏的一件《折枝花瓶》画稿,便与天津杨柳青画社收藏的《桂花月饼》尺寸相仿,几乎完全重叠,很可能是创作后勾临下来,甚至是影描下来的(图10、11、12)。这种类似“描红”的双钩画稿体现出齐白石至晚年仍保持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


图10(左).折枝花瓶.99.5 cm×40.5 cm.北京画院藏

图11(中).桂花月饼(花卉四条屏之三).99 cm×33.5 cm.1944年.天津杨柳青画社藏

图12(右).两画重叠图


  对于一些特殊题材,齐白石会反复打草稿,从炭条稿,到墨稿,再到最后的成稿。比如他画捧桃的猴子,在薄竹纸上反复勾画设计猴子的动态,先画了一只回首右望的猴子,一手扶膝,一手回抱一桃,猴子的动态已经很完美,但寿桃太小,总觉得趣味性不够,于是他将纸翻过来,按其轮廓又画了一只手捧大桃的猴子,感觉好多了。(图13)


图13.猴子.44.5 cm×23.5 cm.北京画院藏


  但齐白石可能仍觉得向右望的猴子更好,于是又在宣纸上重画一墨稿(图14),综合两稿的动态。这成为他1941年创作《白猴献寿》(图15)的蓝本。


图14(左).猴子捧桃.41.5 cm×21 cm.北京画院藏

图15(右).白猴献寿.67.5 cm×33.2 cm.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藏


  猴子这一形象,齐白石还尝试过不同的姿态,比如他尝试过一手捧桃,一手搭凉棚的造型。到1944年为关蔚山创作《桃猴》(图16、17)时,又将小猴的蹲坐式改为快步疾走,似乎一只淘气的猴子偷得鲜桃,匆匆逃走,又转头回望,看是否被人发现。老人还在画上题上“既偷走又回望,看必有畏惧,倘是人血所生,必有道义廉耻”,升华了绘画的主题。


图16(左).小猴捧桃.51 cm×32 cm.北京画院藏

图17(右).桃猴.68 cm×33.5 cm.1944年.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对于一些早年画稿中的形象非常珍视,后来在画中不断使用,一些人物形象反复用于各种场景之中。齐白石少时在湖南乡间,儿童常以竹竿为马,他在《石门二十四景》的“松山竹马”中便表现了这样的场景(图18)。后来,他又以此为基础,为朋友滕孝侯画一幅《庭院婴戏稿》(图19),画后自觉满意,便勾稿留存。待30年代晚期他再画《松坪竹马》(图20)时,画中的儿童形象再次出现。


图18.松山竹马(石门二十四景之一)

24 cm×45 cm.1910年.辽宁省博物馆藏

·


图19.庭院婴戏稿.16 cm×29 cm.北京画院藏

·


图20.松坪竹马图.140 cm×48 cm.浙江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的《荷花鸳鸯稿》,由于吉祥的寓意,也是一用再用,从20年代一直画到50年代,画稿中对细微处的颜色、荷茎的长度、位置都做了事无巨细的标注,因此在正式创作时真正做到成竹在胸,仅稍作变化。这也体现出齐白石作为职业画家,不断满足不同顾客求画的需要而反复创作的特点。齐白石来自同一稿本的《老当益壮》也极多,在北京画院即收藏了7幅,同样也是因为这一题材的美好寓意,不仅一般买家喜欢,齐白石自己大概也能从那位不服老的袒腹老者身上寻找到一种一往无前的力量。

·

·

·

  本期内容摘自《自家造稿——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画稿》中吕晓《少时粉本老犹存——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画稿研究》一文。吕晓,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研究员,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秘书长。

·

·

·

·

·

★ 分享艺术之美·发现阅读之趣 ★

★ 欢迎关注广西美术出版社 ★

扫描二维码即可购买《自家造稿》

广西美术出版社天猫旗舰店

正版·优惠·最新·最全

减少中间环节·保障图书品相

·

·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亦可查看购书页面
↓↓↓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